仁安羌大捷功臣劉放吾

2021-05-07 03:20:20 字數 4541 閱讀 3777

1992年4月11日,在美國芝加哥卡爾登酒店,英國時任首相撒切爾夫人拜訪了坐在輪椅上的中國抗日老將、前中國遠征軍第66軍新編第38師第113團團長劉放吾。

撒切爾夫人激動地握住劉放吾將軍的雙手,代表英國**和人民,感謝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率部在緬甸仁安羌解救英軍的義舉。

同年4月20日,仁安羌大捷50週年當天,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州長約翰遜致函劉放吾:“我很高興與你一同慶祝第二次世界大戰緬甸仁安羌大捷。……只有熱心忠誠的人,才能領軍在戰鬥中取勝,或奮不顧身參加戰鬥,你已經證明自己出類拔萃的才能。”

6月10日,英國國防大臣裡夫舍德致函劉放吾:“今年是仁安羌戰役50週年,我願在此向你及你團官兵對英軍的支援,表達最誠摯的謝忱。”

7月27日,美國**布什也致信說:“在此紀念仁安羌大捷50週年之際,我願再次代表國家,感謝您解救500名美國記者、傳教士及數千名英軍的英勇行為。”

正是舉世矚目的仁安羌大捷,讓這位貌不驚人、和藹可親的老人,在半個世紀之後,依然是英美官方人士甚至首腦人物惦念不已的英雄。

劉放吾,對公眾來說是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說熟悉,是因為他親臨戰場指揮並參加了70多年前的那場享譽中外的戰役—仁安羌大捷,說陌生,是因為那場戰役之後,充斥國內外**的只有新編第38師師長孫立人的大名,而時任新38師第113團上校團長,指揮具體作戰的劉放吾,不但當時鮮有提及,功名埋沒,而且戰後還被一個**冒名頂替多年。那麼,仁安羌大捷是怎樣一個戰役?劉放吾將軍在其中起到什麼樣的作用?歷史又是如何還原真相的呢?

英**隊身陷重圍,萬分緊急

1941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緬甸成為反法西斯同盟國在亞洲—太平洋戰場西南翼的重要屏障。攻佔緬甸也就成為日軍大本營南進第一階段在東南亞的重要戰役之一。日軍企圖通過侵緬戰役一箭雙鵰:在東面,切斷中國唯一的國際交通大動脈—滇緬公路,進逼中國西南大後方;在西面,脅迫印度脫離英國,進而與德軍在中東會師。

英國要保衛它在遠東的殖民地,中國要保衛抗戰的生命線滇緬公路。抗擊日本侵略軍的共同的利益,把中英兩國連到了一起。1941年12月23日,中英建立軍事同盟。之後,中國遠征軍第一路司令長官部正式組建,中國遠征軍於1942年2月入緬配合英軍作戰。  

然而,英軍的傲慢和在緬甸作戰問題上的消極與誤判,使己吃盡了苦頭、付出了代價,同時也連累了中**隊,致使中國遠征軍從入緬第一天開始,便陷於被動。

1942年3月仰光失守是個轉折點。自此,駐緬英軍已無心戀戰,他們在緬甸唯一的任務就是一路撤退,把西線防務全部交給中國遠征軍,讓中**隊作他們的擋箭牌,同時不斷要求中**隊掩護其撤退。

顯然,英軍已決意放棄緬甸,退守印度了。

但是,讓人怎麼也想不明白的是,就是這一路撤退,英軍居然撤出被日軍包圍的結果。

仰光失守後,在緬甸的英軍各部陸續北撤,來到距仰光約240公里的普羅美一帶。隨後英方將英緬第1師、英印第17師和英軍第7裝甲旅合編為緬甸第1軍,擔負緬甸戰場西線伊洛瓦底江方面的作戰。軍長是英國斯利姆中將。該軍擁有戰車150輛,戰機52架,總兵力約6萬人。

這支實力了得的軍隊,戰鬥意志卻十分消沉。

用他們的軍長斯利姆的話來說,要想讓英軍守住一個陣地,“就像引誘一隻膽小的麻雀到你窗檻前棲息那樣的困難”。

駐緬英軍總司令亞歷山大將軍也承認,他的部下“對日本人談虎色變”。

很快,英軍於4月1日棄守普羅美,再次上演一觸即潰的“撤退劇”。他們抵擋不住日軍的進攻,一路潰逃,半個月內,便將西線要地阿藍廟、馬格威等地接連丟失。

但是,英軍萬萬沒想到,尾隨追擊的日軍第33師團,行動竟然比英軍的撤退還快。沒等英軍從馬格威撤抵仁安羌,第33師團由作間大佐指揮的1個步兵聯隊就已經繞到英軍後方,推進至仁安羌。

仁安羌,在緬語中意為“油河”,是當時緬甸和整個中南半島上最大的油田,也是緬甸戰場中英聯軍油料的主要**。對於戰線越拉越長,資源日益短缺的日軍來說,石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攻佔仁安羌,拿下大油田,是日軍第33師團的主要任務。

日軍作間大佐的聯隊搶在英軍之前,在仁安羌東、北、南三面設伏,將陸續從馬格威敗退下來的英緬第1師和英軍第7裝甲旅包圍在仁安羌東北、賓河以南地區,切斷了英軍的退路,並在北岸建立封鎖線阻截英軍援兵。在搶佔油田的同時包圍了英軍主力,也算是日軍的意外收穫。

令人瞠目的是,擁有坦克大炮汽車的7000多人的英軍,不過是被一支2000人的日軍聯隊包圍,但他們不是拼死突圍,消滅日軍,而是驚恐萬狀,頻頻向中國遠征軍求救。

解救的任務落到了中國遠征軍第66軍新編第38師第113團的身上。

中**隊飛奔相救,義不容辭

新38師師長孫立人,先後畢業於清華大學和美國弗吉尼亞陸軍軍官學校,是一位能文能武的將領。新編第38師的前身是隸屬財政部的稅警總團。淞滬會戰時,孫立人擔任總團下屬第4團上校團長,他身先士卒,負傷達11次之多。

雖說稅警部隊算不上是正規軍,但是,財政部長宋子文利用手中財政大權,為自己這支部隊配備了清一色的美式**。孫立人也利用自己在美**校學到的知識結構,將這支部隊訓練成戰鬥力超強的精銳部隊。就連軍統戴笠也對這支能征善戰的部隊垂涎三尺,曾想佔為己有。

儘管如此,亞歷山大和斯利姆仍在懷疑中**隊的戰鬥力,放心不下中國的這些“草鞋兵”。他們不斷要求新38師多派解救兵力,儘速趕到仁安羌。斯利姆甚至親自趕往前線協調中英兩軍的行動。

直到親自會晤了前來執行解救任務的第113團團長劉放吾,並同趕赴前線的孫立人一起,視察了第113團的戰鬥部署,斯利姆這才放下心來。

身材瘦削的劉放吾,給斯利姆留下很好的印象。斯利姆在他的回憶錄《反敗為勝》裡記述了第一次與劉放吾見面的情景。“方正的臉上透出剛毅”,“在敘述戰況時,團長給我的印象是反應敏捷……他一旦付諸行動,簡直無懈可擊。事實上,在往後幾天,我相當激賞他的表現”。

劉放吾團長似乎也看出了斯利姆的擔心,他邀斯利姆“去營部看看”。在距離前線已經相當近的營部,斯利姆聽取彙報,檢視了部署後,很是滿意。正當他準備返回後方,劉放吾又請他“再往連部走走”。斯利姆聞聽此言大吃一驚,在戰鬥即將開始之際,往連指揮所跑,這不是送死嗎?但礙於面子,斯利姆勉強答應了。

待一行人涉水來到連部,進攻的槍炮聲已經響成一片。斯利姆將軍回憶道,劉放吾“上校轉身看我,我真擔心他會說要到排部去。所幸他未再提議,只是望著我露齒而笑”。

對於劉放吾沉著鎮定的表現,斯利姆的評語是:“只有優秀及幹練的軍人,才能在槍林彈雨中面無懼色。”

新編第38師第113團計1000餘人,奉命於4月17日晚趕到仁安羌實施解圍。該團連夜完成攻擊準備,第二天拂曉就對當面日軍展開攻擊,至中午,已將賓河北岸用於阻截英軍增援部隊的日軍肅清。待113團轉而進攻南岸時,遭到日軍猛烈打擊。

此時,日軍兵力已增至兩個聯隊4000多人,分別控制著501高地、仁安羌以北地區,和仁安羌以及沿河地區,另有日軍炮兵集中於501高地西麓通往大橋的公路兩側。這些都是解救英軍的極大障礙。

由於賓河南岸地勢高,且日軍兵力4倍於己,不利於113團進攻。為了避免無謂的**,孫立人遂命令暫停攻勢,觀察地形,摸清敵情,準備重新部署後於第二天繼續進攻。

是日,被圍英軍也曾配合第113團攻勢發動突圍,但被日軍擊退而毫無進展,死傷加重。英軍聽到槍炮聲停止,幾乎崩潰。英緬第1師師長斯科特向軍長斯利姆連續打來告急**稱:本師糧盡水絕已兩日,官兵一刻也忍不了了,勢將瓦解。他哀求斯利姆催促113團加速進攻,及早解圍。

孫立人面對英軍將領的驚慌失措和不斷催促,十分冷靜,他讓英軍務必再堅持一日,“中**隊一定在明天將貴軍解救出來”。

斯科特質疑道:“有多大把握?”

孫立人斬釘截鐵地以死來擔保:“中**隊,連我在內,縱使戰到最後一個人,也一定要把貴軍解救出險!”

仁安羌大捷,名震中外

第二天拂曉,113團再次向日軍發動猛攻。在炮火的掩護下,擔任主攻的第1營在團長劉放吾的親自率領下,迅速涉水過河,登上南岸,從正面突破日軍501陣地。第2營居右翼,第3營為左翼,掩護第1營主攻。

戰鬥較之前一日更為激烈。尤其是在上午8時30分到午後1時許,日軍以大批飛機及火炮反覆轟炸和炮擊113團陣地,其步兵在強大火力掩護下,向113團發起全線反撲。第1營與日軍展開肉搏戰,陣地三易其手。

第3營營長張琦率部增援左翼陣地,幾次衝鋒都被日軍密集火力阻止。營長張琦奮不顧身,衝在最前面,最後身負重傷倒地,還在拼死呼喊“弟兄們,殺啊!”直到流盡最後一滴血。第3營官兵在營長的鼓舞下,一鼓作氣一直衝上油田。遍地的油管、油罐、油桶在槍炮聲中燃起熊熊大火,火勢隨著油流四處蔓延。敵我雙方在烈火硝煙中混戰。

最終,第1營控制了501高地,掌握了戰場主動權,也將日軍包圍英軍的態勢打破。

至下午5時,第113團終於擊潰日軍,攻克了整個仁安羌油田區域。趁日軍潰逃之際,第113團首先將被俘的英軍、美國傳教士和新聞記者500餘人救出,接著掩護英緬第1師和英軍第7裝甲旅等7000餘人部隊和戰車30多輛以及1000多匹軍馬,渡過賓河,向北撤退。

精疲力竭的英軍官兵見到第113團官兵時,個個熱淚盈眶,豎起大拇指高呼“中國萬歲!”他們與中國官兵擁抱致意,甚至有人當場下跪,感謝中**人的救命之恩。後來新38師轉至印度伊姆法爾,又和英緬第1師相遇。彼此語言不通,相互以目光表達感情,有的英軍官兵竟然眼含熱淚,依依不捨。

仁安羌大捷是中國遠征軍入緬作戰以來,第一次主動進攻日軍取得的重大勝利,給危急中的緬甸戰局帶來一線生機。第113團以少勝多,以劣勝優,以**500餘人的代價(犧牲204人),擊斃包括日軍聯隊隊長在內的1200餘人,不但解救了英緬第1師和裝甲第7旅,也挽救了東面的英印第17師免遭仁安羌日軍的圍殲。

仁安羌勝利的捷報轟動了中美英三大盟國,一掃太平洋戰爭爆發以來英美軍隊接連失利造成的沉悶氣氛。英緬軍總司令亞歷山大致函孫立人,“謹代表我英緬軍第1軍及其他英帝**隊,對閣下熱誠相助及貴軍英勇部隊援救比肩作戰之盟軍美德,深表謝意”。英國官方將英軍在仁安羌脫險稱為“亞洲的敦刻爾克奇蹟”,將4月20日定為“光復仁安羌解救英軍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