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想要中國多交錢,憑啥?

2021-04-11 11:55:09 字數 2907 閱讀 2939

摘要

實際上,這些年中國繳納會費的金額一直在躍進,從增長速度看,可謂走在了gdp增長率的前頭。而聯合國會費的老賴是美國,這些年始終沒有登上過足額繳費的名單。

還沒過年,聯合國就著急會費的事兒了。

10月8日,中國常駐聯合國副代表王民在聯合國表示,反對任何在聯合國經常預算比額方面把中國同其他發展中國家區別對待的做法,不會接受超出中國支付能力的計算方法。“該繳納的費用,中國會及時、足額繳納,一分都不會少。”

此番話針對的是聯合國會費委員會主席格雷貝爾、主計長巴希歐塔斯對2016至2018年聯合國經常預算比額提出的建議。簡單來說,就是聯合國的**希望中國多交點份子錢。

這對中國而言自然是不公平的,畢竟我國發展中國家的地位並沒有改變。而且,從總量來看,中國繳納聯合國會費的金額並不見少:2015年的數字是1.39億美元,已經超過了許多發達國家,繳納數額在全部國家中排名第六。而印度、南非兩國分別為1800萬和1000萬,巴西則還處於欠費狀態。

當然,聯合國會費的老賴是美國,2015年它的應繳金額是6.5億美元,不過誰也沒指望它繳清這筆錢。畢竟,這些年美國始終沒有登上過足額繳費的名單。

實際上,這些年中國繳納會費的金額一直在躍進——2005年還是4100萬,2008年是4800萬,到了2012年就變成了7500萬,到了2014年就變成了1.3億,從增長速度看,可謂走在了gdp增長率的前頭。一個可以比較的數字是,2014年中國**自治區的公共財政收入剛剛超過100億人民幣,如果拿發達國家的標準來收取聯合國會費,對發展不均勻的中國來說並不科學。

如果拖欠聯合國的會費,會有什麼後果?答案是,如果拖欠得有技巧,像美國那樣,聯合國也不能拿你怎麼辦。拖欠數額達到紅線的國家並不多,聯合國年年都會在**上張榜公示,怎奈這幾個國家要麼連年戰亂,要麼極端貧窮,要麼乾脆連個有組織的**都沒有。

《聯合國憲章》第十九條規定,“凡拖欠本組織財政款項之會員國,其拖欠數目如等於或超過前兩年所應繳納之數目時,即喪失其在大會投票權。大會如認為拖欠原因,確由於該會員國無法控制之情形者,得准許該會員國投票。2015年有5個國家屬於這種情形,當然聯合國也給足了面子,“無法控制之情形”的例外,讓葛摩、幾內亞比索、聖多美和普林西比、索馬利亞這四個國家保留了投票權,唯一被剝奪投票權的是葉門。

那麼,聯合國會費的繳納比例究竟是怎麼確定的呢?目前,沒有一套公開的公式來說明,會費分攤經過會員國磋商後達成。聯合國會費還有最高和最低攤款限額的規定,從1974年開始,最高攤款限額不能超過整個預算的25%,最低不能低於0.001%。目前,美國的分攤比例是22%,共有35個國家繳費0.001%的最低會費。各國對聯合國員工的薪金收入普遍採取免稅政策,這被算作抵扣會費的方式。

像美國這樣的發達國家拖欠會費,真的是因為財政困難麼?當然不是。在聯合國成立的最初20多年,美國能夠維持其在聯合國的優勢地位時,對聯合國財政基本上持支援態度,除按時繳納會費和維和攤款外,還認購了1億美元的聯合國公債並提供了數量可觀的自願捐款。然而,隨著美國對聯合國指揮的失靈,美國轉而倚仗其聯合國經費最大分攤國身份,採取拖欠和拒交會費與維和費用的辦法,試圖以此重新獲得其在聯合國內的主導權。

至於中國逐年增加聯合國會費,有什麼好處呢?最直接的好處是,往聯合國組織裡更多地派自己人——現行的祕書處職位分配辦法規定,職位總數55%按各國繳納會費比額分配。目前,聯合國祕書處職員中,中國籍的員工數量仍然偏少。然而,聯合國通過考試招錄員工,如果沒有通過聯合國的考試,就算本國分配名額多也沒用,事實上中國籍的聯合國職員遠遠沒有到達額定數。

自從1971年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以來,中國在聯合國會費的分攤比例經歷了先升後降再漲的過程,具有三個明顯的轉折點:1974年,會費由1971年的4%上升到5.5%;1980年,會費出現大幅下降,從5.5%降至1.62%,到1995年降至最低點0.72%;1996年微調至0.74%,隨後逐年上升且增速較快,直至本屆聯大規定的5.148%。

中國恢復聯合國席位時,時任***副部長喬冠華仰天大笑

1974年,中國處於重返聯合國後的初始階段。鑑於當時國際環境的影響,中國對聯合國工作比較慎重,帶有較大的象徵性,有所選擇地參與了部分聯合國專門機構。中國只是將聯合國視為爭取和團結第三世界爭取合法權益、進行聯合反美反霸權鬥爭的重要舞臺,因此自願提高了聯合國會費繳納的比例。

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確立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基本路線,採取了穩健務實的外交政策,開始積極與國際社會打交道。但由於當時冷戰的影響以及國內集中力量搞經濟建設,參與聯合國的活動受到了客觀條件的限制,因此出現了會費分攤比例下降的現象。

冷戰結束,中國經濟經過了20年的高速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同時對國際社會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中國開始在包括聯合國活動在內的對外交往中著力於樹立負責任的大國形象,強調對國際社會的貢獻,開始以較快增幅逐年提高聯合國會費分攤比例。

編輯/王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