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聯合國會費為何7年漲了三倍

2021-04-11 11:54:06 字數 4785 閱讀 9969

最近,聯合國官方微博發了一條微博,在賣萌的同時不忘催繳會費,@聯合國:“繳費啦!2013年已經過半,需要算算賬了……截至6月19日,聯合國193個會員國中有102個國家全部繳納了今年的經常預算攤款。其中,包括五個常任理事國中的中國、英國、法國和俄羅斯以及繳費大戶日本、德國和義大利。尚未繳費的親要趕緊咯!”

聯合國會費到底怎麼算嗎?中國交多少?美日到底怎麼想的?……聽我詳細道來!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聯合國這個超級大家庭也不例外。

為了會費問題,各成員國幾十年來吵了一輪又一輪:美國試圖以會費為**逼迫聯合國改革,而日本則把安理會當成理事會,把會費和“入常”掛鉤,作為負責任的國家,中國這些年所承擔的會費不斷增加,7年漲了近三倍。

中國會費7年漲了近三倍

2009年10月5日,聯合國方面又傳來了中國會費增加的訊息。

據中新社報道,中國常駐聯合國副代表劉振民大使在第64屆聯大負責預算的第五委員會會議上發言表示,中國的會費比額已從2000年以前的0.995%上升到2001~2003年的1.54%,2004~2006年的2.053%,2007~2009年的2.667%。

也就是說,在僅僅7年時間裡,中國的會費漲了近三倍。

中國會費的增長還在繼續。劉振民說,根據會費委員會提供的按照現行比額表計算方法計算出的資料,中國2010~2012年會費比額將增至3.189%,較2007~2009年**0.522個百分點,增長近20%。

據聯合國**的資料顯示,2009年中國的聯合國會費淨額為6498萬美元,**20%意味著中國的會費將超過7000萬美元。

然而,這7000多萬美元僅僅是為聯合國的經常性預算所支付的款項,中國為聯合國財政的貢獻遠不止於此。

聯合國每兩年一個財政年度,2007~2009年,聯合國的經常性預算為27.195億美元,約合每年13.5億美元。而每年整個聯合國系統的花費大約是120億美元,其中維和支出是重頭。2009~2010年,維和行動的預算高達77.5億美元。根據維和預算的分攤原則,中國作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是a類國家,負擔維和費用的3.2375%,約合2.5億美元。

除此之外,中國還有其他各項捐贈。比如說,聯合國副祕書長沙祖康主管的經社部有一個統計司。他上任後,中方向聯合國捐資400萬美元,設立為期5年的統計能力發展信託**。另外,中國每年給世界糧食計劃署

250萬美元的經常性捐款,2008年糧價飛漲,該署缺錢,中國額外捐贈了200萬美元。

如此來看,中國對整個聯合國系統的貢獻雖然絕對數字不是最大,但如果對照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肯定是貢獻較大的國家之一,是負責任的國家。

花這些錢,值不值?答案是肯定的。“對於大國來說,這是小錢,關鍵是具有政治意義。”外交學院專門研究聯合國問題的牛仲君先生對我說。牛仲君補充說,每年中國從聯合國得到的各項捐贈加起來有6000多萬美元。也就是說,我們的付出除了政治意義外,在經濟上也有所回報。

聯合國的會費是如何算出來的

中國支付聯合國會費的節節飆升讓國內一些人不滿,而有些國家(如日本)卻認為中國是經濟大國,又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所承擔的會費太少。

究竟孰對孰錯?要想弄清,需要對聯合國的預算體系和會費分攤辦法有所瞭解。

聯合國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非營利性的、由世界各主權國家組成的**間國際組織,其經費大多**於各會員國所繳納的會費。會費主要由經常性預算、維和費用和國際法庭費用三部分組成,由會員國按照“能力支付”的原則分攤。

這是個異常複雜的公式。大體而言,聯合國成員國所繳會費的比例是根據每個國家的國民生產總值、人口以及支付能力等因素確定的。負責行政和預算的聯合國大會第五委員會和會費委員會每三年進行一次核查和調整,會費定有上限和下限,現行的上限為22%,下限為0.01%,即最富國家的會費額度不得超過聯合國總預算收入的22%,最窮國家的比例不得低於總預算的0.01%。

支付能力的計算方法是某個國家的國民生產總值除以聯合國所有成員國的國民生產總值之和(約20萬億美元)。假如某個國家的國民生產總值為2萬億美元,那麼用這個數字除以20萬億美元,等於0.1,即10%,這就是該國應繳納的會費份額。

原則性問題各國爭議不大,但計算的細則卻各有說法,希望以對自己有利的方式計算。

2006年9月23日,聯大通過2007~2009年的會費分攤方法。聯合國會費比額編制方法的制定依據支付能力、同時給予人均國民收入低的國家適當寬減的原則。

2009年的聯大上,劉振民大使說,“支付能力”原則的決定性因素應該是人均收入水平,國內生產總值只是基礎。但他表示,儘管中國經濟也面臨較大困難,但只要會費比額是按照現行編制辦法計算出來的,符合支付能力原則,中國仍然願意考慮接受。

聯合國**上,列出了2009年繳納會費最多的10個會員國,中國位列第9;如果按照新的分攤方式,中國將超越西班牙和加拿大,名列第7。根據聯合國**2005年的資料,按照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計算,盧森堡、瑞典和日本則分列前三。

有的國家繳費多,有的國家卻欠費。截至2009年9月4日,有7個會員國拖欠會費,分別是中非共和國、葛摩、幾內亞比索、賴比瑞亞、聖多美和普林西比、索馬利亞。《聯合國憲章》第19條規定,“凡拖欠本組織財政款項之會員國,其拖欠數目如等於或超過前兩年所應繳納之數目時,即喪失其在大會投票權。大會如認拖欠原因,確由於該會員國無法控制之情形者,得准許該會員國投票”。

美國是欠債大戶

小國欠費,聯合國可以照常運作,而大國欠費,卻會嚴重影響聯合國的正常運作。這裡的大國,指的是唯一的超級大國美國。

2009年,美國應繳會費近6億美元,加上歷年拖欠款,共積欠10多億美元,成為“超級拖欠戶”。

美國拖欠聯合國會費早已不是什麼新聞了。“二戰”後,作為聯合國最早的創立者和參與者,美國對聯合國一直持積極的態度,雖然支付的會費比重佔聯合國會費的近40%,但卻一直沒有拖欠。但是,到20世紀

70年代,隨著眾多發展中國家的加入,美國在聯合國的發言權受到很大的影響;80年代開始,美國便以承擔比例過大為由開始拖欠部分會費;90年代,美國分攤的會費比額已經下降到25%,欠債卻在克林頓**時期達到了頂峰。2000年,經各方協調,美國的會費比例下降到目前的22%,但美國的拖欠行為卻沒有多大改正,經常以各種理由來拖延。

美國這麼做,是因為包括聯合國會費在內的**財政預算都需要國會的稽核和批准。國會的很多議員出於對美國國民“負責任”的精神,經常找各種理由否決聯合國會費預算;美國**也以國會的反對為藉口,表達對聯合國的不滿,並以此要挾聯合國在改革、維和以及眾多國際事務的審議上“唯美國馬首是瞻”。

奧巴馬就任後,美國重視多邊外交,對聯合國的態度有所轉變。2009年8月5日,美國駐聯合國大使蘇珊·賴斯在安理會舉行的維和會議上表示,美國**將清還2005~2008年拖欠聯合國的維和費用,並按時繳納2009年的費用,兩者總計約22億美元。

賴斯稱,美國**決心從自己開始,為支援聯合國維和工作做出更多努力,美國已準備好從經濟上支援聯合國的維和行動。

9月23日,美國**奧巴馬在聯大一般性辯論上發言,完成他在聯大的首演。他表示,美國願意通過聯合國這一平臺實現國際合作。在會費問題上,他頗有底氣地說:“我們重新和聯合國合作……我們付了會費。”

這番話引發在場聽眾的掌聲。

日本把會費和入常掛鉤

日本是繼美國之後的第二大會費繳納大戶,2009年所繳會費佔經常性預算的16.62%,2006年之前,日本所佔比例更高,達19.47%。這次變動和日本申請成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有關。

2005年,日本動用龐大的外交資源,謀求成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多年是繳費大戶成為其中的一個理由。日本還威脅說,如果不同意其入常請求,將削減聯合國會費。

時任安理會祕書長的科菲·安南明確表示,不應將會費和入常聯絡在一起,當時,中國網民掀起聲勢浩大的反對日本入常的簽名活動,中國**也行動起來。當時的***發言人孔泉對日本入常的表態至今聽來還擲地有聲:第一,聯合國安理會不是公司董事會,不是按照會費的多少確定其組成;第二,一個國家如果希望在國際事務中發揮負責任的作用,必須要對涉及自己的歷史問題有清醒的認識。

入常失敗後,日本明確提出削減會費,並要求中俄增加會費。日本2006年3月向第60屆第五委員會提議,減少日本承擔的比例,同時對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承擔的比例設定3%或5%的最低限額。

對日本的方案,中國和俄羅斯**均提出了批評。中國***發言人秦剛指出,日本是企圖以所謂“支付責任”概念否定各國公認的“支付能力”原則。幾番爭吵後,各國妥協。2006年12月,第61屆聯大作出決定,中國的會費比額由2.05%上升至2.67%,**幅度在各國當中位居前列;俄羅斯從1.1%**到1.2%,而日本從19.4%下降到16.6%。此外,德國為8.57%,英國為6.64%,法國為6.30%。

要中國出錢,也要聽中國的聲音

會費的多少,有時候無法完全在紙面上反映出來。

如果從紙面上計算,美國、歐盟和日本等發達國家繳納的會費佔聯合國經常性預算的70%多,看似吃虧,其實不然,因為繳費後的經濟回報也不少。一些主要工業國交給聯合國系統的錢有一大部分以聯合國在這些國家中花錢購買材料、支付工資和業務費用的形式又還給了它們。聯合國系統2000年購買的37億美元的貨物和服務中,有64%來自工業國,總數近24億美元。美國公司得到了其中的5.27億,比第二大貨物和服務**國多一倍以上,並遠遠超過大多數會員國。2004年,聯合國系統採購花費64.4億美元,59.5%來自工業國,其中美國的公司獲得6.37億美元的訂單。

其次,繳納會費也可以給本國公民創造就業機會。聯合國工作人員全部來自成員國。成員國公民在聯合國的任職人數,是根據成員國所繳會費、人口和會籍三大因素確定的。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國力不斷增強,向聯合國繳納的會費也隨之不斷增加,中國公民到聯合國工作的機會越來越多。據聯合國統計,截至2010年1月底,在聯合國工作的中國僱員人數達到了358人,而1985年只有50多人。

對於這個數字,聯合國副祕書長沙祖康並不是十分滿意。他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說,這是一個標誌,是好事,但是,“我們的起點不高。在聯合國的中國人並不多,職位並不高,在敏感、重要的部門中國人很少,甚至沒有”。他還說,中國的會費在上升,因此,當然要增加人數。

另外,隨著中國國力的增強,國際上普遍的看法是,中國對國際事務會有更大的影響,同時也要承擔更多的責任和義務,聯合國會費的增加也是這一思路的客觀反映。沙祖康認為,包括中國在內的廣大發展中國家,在國際事務中並沒有得到其應有的發言權,“如果只想著讓中國出錢出人,而不聽中國的聲音,這是不可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