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雲南元謀人,人類另一個發源地!

2021-04-09 15:13:54 字數 3328 閱讀 7942

隨海金

第一節 遠古時期(遠古時期的雲南)

關起門來過日子,開起門來講歷史。

林語堂先生曾經說過:歷史就是迴圈,今天發生的事情,從前都曾經發生過,或者將來還會發生。因此,閱讀歷史,尤其是中國歷史,總會給人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歷史現象,看上去紛紜變幻,城頭不斷變幻大王旗。其實,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它總是有著自己必然的發展規律。

邊陲之地的雲南是有深厚歷史的,不像一些人在電影裡、段子裡詼諧調侃,把雲南描述的如此那樣閉塞、愚昧和不堪,簡直是日落西山紅霞飛。阿布這一次是要下決心探尋一下雲南的歷史,還雲南人一個歷史的清白。阿布不是歷史學家,也不是歷史科班出身,但這絲毫阻擋不住阿布對雲南歷史探根究底的研究熱情。

清晨,阿布焚了香,淨了手,鋪了龜紋陳宣,研了松煙老墨,臨窗披衣而坐。面對著新擦洗的几案,紙如池荷,筆如菡萏,阿布很想把這段時間對於雲南歷史的一些感悟,總結出一些貨真價實的東西,正經一字字地寫出,就連窗外的煦風和陽光也都寫上,只是大腦在朝露的朦朧中尚未有齊備應有的言語。

歷史就是一場夢,前人做夢,後人尋夢。在這個夢面前,每個人都是自己的周公,每個人都應該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判斷和視野。不能被一些流行的說法侷限了視野,狹隘了思維,愚昧了智慧,矇蔽了是非。阿布還知道歷史猶如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只是自己才疏學淺,缺乏“化妝”的技巧,但終於按耐不住內心的衝動,也要“捯飭”一番了。

雲南,人類重要發祥地之一,有著悠久的歷史和燦爛的文化。早在170萬年前,天地玄黃,宇宙洪荒,當神州大地其它地方還處於一片亙古洪荒時,這裡就已經聚集了盤古開天的元氣,有了人類奔波勞碌的足跡,還催生出人類文明的點點星火。無數的證據表明,雲南元謀人是我國迄今為止所發現的最早猿人。

人類歷史總是有著令人驚喜的發現,人類也在不斷地修正著自己的認識。考古學家們又發現,馬鹿洞人,又稱蒙自人,或許是現今發現的生存年代距今最近而特徵與現代人明顯不同的史前人類。馬鹿洞人身上儲存著距今十萬年前早期智人的特徵,屬於晚期智人時代的古人類,是當時人群中的少數民族。

事情是這樣的,日前,通過對一根神祕人腿骨化石的數年研究,中國和澳大利亞的古人類學家驚喜發現,1.4萬年前生活在中國雲南蒙自的“馬鹿洞人”雖然一直生存到農耕文明曙光前一刻,但卻保留著能人或直立人的許多特徵。“馬鹿洞人”到底是誰?是能人、還是直立人,或是智人?他們又為何隱居於中國西南一隅?

一次偶然的發現,讓“馬鹿洞人”在人類歷史上有了一個極為驚豔的亮相!起初“馬鹿洞人”被命名為“蒙自人”,因為化石最早於1989年在雲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蒙自市郊文瀾鎮的一個採石場被發現的。經過搶救性發掘最終起獲一個較為完整的人類頭蓋骨化石、3片頭蓋骨化石碎片和人類下頜骨、牙齒化石,以及大量的灰燼、燒紅土、柴炭、燒骨炭、獸骨等各類化石。由於洞中發現大量的鹿類化石,考古人員後來將此遺址命名為“馬鹿洞”,在此曾經生活的古人類被命名為“馬鹿洞人”。

歷史繼續按著自己軌跡傾情演繹。滇中一帶,從前是一片海甸。後來,海洋逐漸褪去,留下了大片的沼澤、湖泊、草甸、草地。到了新石器時代,人類出現了文明的曙光。彝文古籍《裡齋託》說到,最早的建水古城:“夷人的領地,日光照不完,月光灑不盡。”

古滇人圍湖而獵,築巢而居,形成了當地的初級人類文明。當時居住在滇池、洱海附近的人們,早早就進入了人類文明史上的“工業化時期”。他們發現,用石塊砸獵物,用尖利的梭鏢投擲獵物,比用拳打腳踢牙咬有用多了,於是睿智的古滇國居民,靠著自己的智慧和強悍,開始研發、製造一些石斧、石鏟之類的簡單工具,助力原始的農業生產。

原始工具的產生,無異於現在的高鐵利艦,促使遠古人類一步步向現代人類進化,從類人猿走向了人類。一些聰明的遠古人還會驚喜的發現,小鳥都是在樹上築巢,用來產兒育女。於是便也模仿小鳥在地上搭建房屋。開始搭建一些簡易的木構房,發現總比遊無定所要強,既可以遮蔽風雨,又可以組織家庭。其強烈的安居意識,足以使現在的“屌絲男”無比汗顏,於是傳統意義上中國最早的社群產生了,村落不拆遷繼續擴大並逐漸形成較大的精品社群。

阿布曾在一個冬季到過孕育古滇國文明的發源地--石寨山實地探訪了一圈,一條逶迤的小路通往不高的山頂,路泥濘,很難走,是一條山風刻出的山道,樹葉飄飛的路,彎彎扭扭,像是被遺棄在亂石草莽中的一條草繩。這條路穿過一片荒草叢生、螢火明滅的墳冢崗子,與撫仙湖遙遙相對。小路邊,是一片白茫茫的荒冷盤地,枯黃的蒿草在山風中顫慄著。一位牧羊老漢驅趕著一大群羊,向著遠方,彷彿是向亙古久遠的無窮歲月走去。牧羊人一邊吆喝著羊群,一邊奏響了牧笛,笛聲渾厚、低沉、深邃、悠遠、寬廣、洪亮,如泣似訴,傳情無邊,讓人不覺間天地悠悠其間,洪荒漫漫相連,陷入撫今追昔的無限遐想,將你帶入一個深遠幽思的意境……

悠悠的笛聲,使阿布不覺間已是淚流滿面。

阿布的思緒沒有停留,越過時間的空間,飛向古老的蠻荒時期。山風怒吼,車騎交轍,刀劍撞擊,彷彿聽到了千軍萬馬喊殺的聲威。這裡曾經雄將勁卒、兵戈鐵馬,留下屍骸遍野,血股狼藉。這裡貴族墓群所珍藏藝術魅力是永恆的,每一件青銅器都蘊含著耐人尋味的故事,每件青銅器都閃爍著古代文明的光輝!透過歷史的煙雲,彷彿還看得見古滇先民那曾田園牧歌時的盛喜姿容,聽得見豐收共慶時的歡愉之聲!如今一切又歸於沉寂。沉寂呵,沉寂了幾千年,冬風夏雲,雨雪霏霏,白蘋衰草。歲歲枯榮,誰人問津?

如若時光倒流轉回1000多年前,這裡城鎮繁榮、百業興旺,老百姓安居樂業,恢弘的歷史留下了無數的華章辭賦。如今這裡終究是一片荒山野嶺,終年被雲霧掩埋,被風沙遮蓋,沉睡在地老天荒的撫仙湖畔。這裡的子民曾經以田為本,以漁為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沿襲著古老的生息方式。人們生兒育女,春播秋藏,一年四季關注著莊稼的長勢收成。

阿布站在古老的遺址前,尋找著古滇人的足跡,也探尋著雲南人心靈的歷程。儘管如同尋找雪泥鴻爪,儘管如撿取斷線遺珠,但阿布一直興趣盎然,就像一頁頁翻讀著一部深深吸引自己的曠世奇書。

雲南的歷史是一部風雲跌宕、意蘊深遠的書;是一部才華橫溢、光彩照人的書;是一部啟迪心智、激盪熱血的書。勤勞、勇敢、智慧的雲南人將繼續在這片大地上書寫不朽的史詩!

作者簡介 :

阿愚,亦名十月南瓜,作家、詩人,酷愛文學,習作多年。著有散文集《滇行遊記》《創業聖經》。曾任**記者、著名策劃人等職。現居三迤高原、滇池之畔。曾經坎坷飄零,掃過大街、刷過馬桶。如今左手商業,右手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