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漢字的意思你真不懂

2021-04-11 02:28:36 字數 3158 閱讀 2676

有些漢字的意思你真不懂

兩個意思幾乎相同的字組合在一起,它們是兩個字,也是兩個元素,兩個細胞,是有緣分有生命的組合。它們組合的背後都有一組密碼,密碼顯現的不再是這兩個字,是人與這兩個字的微妙關係。作家馬尚龍在其新著《有些意思你從來不懂》中,用拆詞解字的方式,重新定義諸多並列結構的詞語,並稱之為“行為漢語”不具有詞典意義,卻是詞典裡讀不到的密碼條形碼。

有些漢字的意思你真不懂

寵愛:沒有人拒絕寵,常有人拒絕愛

“寵”可以理解為寵物。如果中國這一個國家也會有寵物的話,不是大熊貓,大熊貓只不過是當代的新寵,上下五千年的寵物是龍。從有漢字的那時候起,龍就是中國人的寵物。“寵”的寶蓋頭下,是一條龍,是給龍造了一個臥室。藏龍臥虎果真是在家裡藏了一條龍。雖然龍是虛擬的、意念的,但是絲毫不影響龍作為最高階寵物的地位,龍舞、龍舟,完全可以看作是中國人對龍的寵愛和親和。其實如果真有龍的話,龍的無所不能,決定了它不需要什麼房子,偏偏人還要給它造一個臥室,那是愛在加倍、奢侈,加倍和奢侈的愛就是寵。給狗穿一雙鞋子(不是一雙鞋,是四隻鞋),其實狗是不需要穿鞋子的。寵和被寵,撇開復雜的社會關係,是情感的雙贏,寵有寵的樂趣,被寵有被寵的享受,主人和寵物分別享受了寵和被寵的愉悅。

寵是很容易得到回報的感情釋放,從來沒聽說拒絕寵的,除了對動物,寵人得到的回報可以很熾熱,但是很難說真心,爭出來的被寵和算計出來的被寵,往往暗藏玄機,說不定還暗藏殺機。這和愛大大不同,愛不一定得到回報,“愛”的架子比“寵”大,是最容易被拒絕的,愛與被愛沒有必然的因果,單相思和單向的追,最後還是一個單字。因為寵的雙方是有等級的,降落在誰的頭上是誰的幸福,叫做寵幸,愛的雙方處在一個平面上,是兩匹馬的追和被追。“愛”的底部是一個“友”,表示平等,但是“愛”的頂部像是一隻手,說明要抓住機遇,或許還要略施小計手段,所以愛與被愛常常是智商情商的遊戲。可以這麼說,愛是殘酷的,但是愛是清白的;寵是開心的,但是寵是會翻臉的。寵會寵壞一個人,愛會恨死一個人。愛需要寵做一個砝碼,寵需要愛做一個基礎。當一種關係以愛情的名義出現卻充滿了陰謀的時候,不是愛出了問題,而是寵替代了愛,寵混淆了愛。

如果離開了單純的愛情,寵愛與被寵愛的雙方,總是包含了複雜的動機,總是包含了誇張的舉動,總是包含了我行我素的姿態,卻不一定總是包含了貽笑大方的結局。

尊嚴:尊重自己,嚴防別人

尊嚴有時候像奢侈品,有時候又幾乎一錢不值。官居高位的人可以活得一點沒有尊嚴,點頭哈腰,阿諛奉承,但是他的職位,他的車,他對下屬頤指氣使,又是架子十足,架子上供奉著尊嚴。窮人且不說缺吃少穿,至少是過著虛榮心缺失的日子,穿不起品牌,吃不起飯店,這沒有尊嚴的日子不好過的,於是會有“人窮志不窮”、“窮且不墜青雲之志”的訓誡和楷模,訓誡和楷模所閃爍的光芒,也還就是這兩個字:尊嚴。

有尊嚴的人表情不很活躍,甚至還有點漠然。叫這種人問人家要錢,或者對上司提要求,雖然心裡也很迫切,就是開不出口,即使開出口來,也結結巴巴。為什麼呢?為尊嚴所累。

“尊”最初的意思是酒器,是一個甲骨文字形,像雙手捧著尊。即使到了當下,在一個高階派對裡,所有賓客小心翼翼呵護的,往往不是佳麗美女,而是酒杯,或端在手裡,或放在桌上,可見古今一心,酒器都是備受小心呵護的物件。酒器既是需要小心輕放的物件,也是易碎品,摔不得。“尊”需要一直端著,護著。延伸到生活中,誰端你?誰護你?只有你自己端著自己,護著自己;正襟危坐,西裝革履,笑不露齒,苛求自己,時時刻刻都會把自我的形象擦拭得纖塵不染,端著護著多累啊,所以“尊”是一件吃力的事情,自尊心有多強,受到的自壓力也就會有多重,沒有自尊心的人活得絕對比有自尊心的人輕鬆自在。當然一個有強烈自尊心並由此獲得的受尊重的快感,也是沒有自尊心的人體驗不到的。

嚴和尊並列在一起,卻是兩個指向,尊是端著自己,嚴是防著別人。宋代周敦頤的名篇《愛蓮說》中有這麼一句:“蓮之出淤泥而不染……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出淤泥而不染”說的是蓮之尊,潔身自好,“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說的是蓮之嚴,若即若離。“嚴”的繁體字寫作“敢”,兩個“口”像是兩個眼睛瞪著別人,口之下是一道懸崖,拒人於千里之外,與如今常用的“嚴防死守”有相差不多的意思,嚴防的是什麼?是別人的親近,是別人的拉拉扯扯。嚴給人感覺總是清高,甚至看不大起別人。

尊嚴是一個人的人文品格。卻常常為世俗所困,在世俗中尊嚴會獲得尊重,同時也會為了尊重付出代價。經常獲得實利和實惠的,是放得下身段的人,是會開口乞求的人。尊嚴是買不來的,要得到它卻是要付出代價的。

浪漫:女人浪,男人漫

在有“浪漫”這個外來語之前,假如用“浪”來形容一個人的情感,尤其是女人的情感,這一個被形容的女人,基本上是不穩重的,不僅如此,還應該是不本分的,輕佻的。女人一聲浪笑,那是一段曖昧關係的開始,以前講究女人開心時笑不露齒,不僅是淑女的委婉,也是忠貞的體現,不露齒的笑,是浪不起來的笑。無風不起三尺浪,無情沒有笑聲浪。一個水性楊花女人之水性在於一個浪字。得承認,“浪”是有激情的,“心潮逐浪高”是對浪的最高評價,浪是一個人的情感興奮度,心如止水,那是無風無浪,連水花也沒有一點點,更不要說浪花浪頭了。只有到了有浪的時候,才會有激浪,衝浪,浪濤,浪潮,它是衝動的,不安分的,飛揚的。凡是偉大的愛情,總是像浪一樣,而且偉大的程度和浪的大小成正比。衝動的決心大小和衝動的成功與否有關。比之於門當戶對、年齡適合、相貌匹配的男女愛情來說,貧富戀、忘年戀、美醜戀,乃至婚外戀,一定有浪一樣的激盪。有一個**名為“性浪部落”,足以見得“浪”在性情之中的位置。

如果說,浪靠的是衝動,是不顧後果的激盪,那麼“漫”就是後浪推前浪的基本條件,是名副其實的“水立方”:浪是膽量,漫是底氣,浪是一擲千金,漫才是保險箱裡的存摺。與漫聯絡在一起的,或者是“路漫漫其修遠兮”,或者是“水漫金山”,沒有長度沒有厚度就算不了漫;到了解釋情愛的時候,漫是恆久的堅持。《上海灘》的主題歌“浪奔浪湧”,靠的是什麼?靠的是水漫漫。

沒有漫的浪,也不能說沒有情愛,但是畢竟不是天長地久,最短的時間長度是一個夜裡,叫做***。沒有浪的漫,像是滿滿一浴缸的水,很深沉,很平靜,很乏味,所謂平平淡淡才是真也。那水再滿一點,就要漫出浴缸,流到了樓下,等著樓下人家來算賬吧。

不知道是哪一個偉大的翻譯家,將英語的romantic翻譯為“浪漫”,實在是了不得的,不僅是讀音極其相近,而且“浪漫”這兩個字比romantic更加精準地擊中情感的要害。浪和漫結合在一起的時候,就成為了最有衝擊力的情感和最有生命力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