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合與玄空互通之理

2021-04-10 19:56:48 字數 3209 閱讀 5541

分類: 堪輿風水

三閤家與玄空家相墓相宅之理氣運用,常立於反對地位,應使兩者之間,取長補短而調和之,為吾人之責任也。  

近代堪輿家蕭萱在沈瓞民所著之玄空古義四種通釋序中有云:「三合之有偽法,不善學者之咎。智者過之,愚者不及,過與不及,實生偽法。玄空之有偽法,亦猶是也。」又云:「莊生有言,後世之學者,不幸不見天地之純,古人之大體,道術將為天下裂。蔣氏因闢三合,致習玄空者,群疑三合,於是三合與玄空裂。」又云:「異日餘與瓞民,揭三合之理,供之於世,使學者知類通達,庶幾眾轍一軌,入於該備之域矣。」

餘嘗考證群書,知三合之法,清朝以前之古法也。蕭萱謂:「嘗聞楊筠鬆當時,攜人遊山,所授理氣,實為三合。」其言確有可信。

明朝時,吾粵明師李默齋著闢徑集,論天星地曜有云:「論天星者,不必太泥,只以淨陰淨陽為主可也。蓋卯巽巳丙丁亥庚酉辛艮醜未,此十二位為陰,甲乙辰午戌乾坤申壬子癸寅,此十二位為陽。凡三吉六秀,四垣吉星,俱隸陰龍,惟醜未劣耳。今得來龍是陰,向與水口俱陰,則為淨陰。來龍是陽,向與水口俱陽,則為淨陽。」由此顯示,李默齋相墓之理氣,亦三合法也。

三合盤二十四位之分陰陽,乃納甲三合也。

巽納辛,艮納丙,震納庚亥未,兌納丁巳醜,此十二位為陰。

幹納甲,坤納乙,坎納癸申辰,離納壬寅戌,此十二位為陽。

有別於玄空卦之二十四位,以子午卯酉乙辛丁癸辰戌醜未為陰;乾坤艮巽甲庚丙壬寅申巳亥為陽。

蓋玄空之法,明朝以後之新法也。雖然明朝初年,寧波幕講僧著玉鏡經,首揭三元地訣,三元旺氣訣,三元龍運訣,但此術尚未明於世。及至清初蔣大鴻創為玄空之法,著地理辨正,姜堯等傳其術,其後又有章仲山,溫明遠等紹其緒。惟是蔣氏於玄空之法,隱約言之,致令異端迭起,如張心言,榮錫勳,尹有本,範宜賓,鄧夢覺,朱小鶴,徐迪惠,華湛恩,蔡岷山輩,喙喙爭鳴,各是其所是,各非其所非,於是玄空之術,分門愈多,而道理彌晦矣。清朝未葉,沈竹礽紹章仲山之緒,對玄空之法,多所發明,然沈氏亦闢三合者也。

蕭萱雖欲將三合與玄空之法,融會而貫通之,使之合轍,乎遭時變亂,有懷未逮。餘何幸生於成法大備之後,敢繼蕭萱之志,揭其理而公於有心研究者。

平沙玉尺經,乃明朝時人偽託元初劉秉忠所作,然此書內容,雖然駁雜,亦有可取處。其中所云:「眾水趨歸東北,而坤申之氣施生,群流來向震辰,而幹亥之龍育秀。」實為大都會之地脈與水口鑑定法。例如:

一)北京位置在渤海之西北,渤海汪洋大水照耀於東南巽方,乃知北京地脈自西北幹方來。

二)上海黃埔江與蘇州河合襟於吳淞江口,為艮方,乃知上海地脈自坤方來。

三)廣州之北江、西江、東江合流於白鵝潭,為坤方,乃知廣州地脈自艮方來。

四)香港之水口在鯉魚門巽方,乃知香港地脈自幹方來。

玉尺經又云:「乙丙交而趨戌,辛壬會而聚辰,鬥牛納丁庚之氣,金羊收癸甲之靈。」乃山與水必左右旋,左旋陽龍配右旋陰水,右旋陰龍配左旋陽水,陰陽相交,二氣感應以相與之理。

又云:「地理家貴陰龍而取旺相,雖醜末巳猶為所棄,賤陽龍而避孤虛,縱寅甲申亦見難容。」其貴陰賤陽之說,為歷來理氣家所抨擊。餘嘗見葬醜未龍者,雖龍真穴的,砂水亦佳,但一發即敗。惟是宅運新案一書,論中元四運坐醜向未,未上有秀峰,丙方有水照面,辰上系祖山,甲上有崇樓傑閣,醜方有水特朝,戌上有照山,居恆出入走後路。據謂如有此,中下兩元,飛黃騰達無疑,且九宮均得到三般卦巧數,發褔巨集大而悠久,為人間希有之發宅。如此形局理氣,餘未之見,立此照以待高明。

總之,三合之法,重在山與水左右旋。玄空之法,重在乘旺運而造葬。兩者合而用之,方臻其妙。若只知三元九運,挨星飛星,旺山旺向之法,而不知收山出煞之妙用,不知陰陽相見之至理,亦猶沈竹礽譏張心言,養其一指而失其全臂。若只知三合生旺墓左右旋,隨地可以立向,而不知氣運之盛衰,亦猶務農者不問天時,有是理乎?是以不明三元九運盛衰之理,則興者可以使替。洞察三元九運盛衰之理,則弱者可以圖強。

昔者張師一峰謂餘曰:「子亦知三合與三元互通之理乎?」餘曰:「願聆師教。」張師曰:「三合之亥卯未(幹甲丁同),寅午戌(艮丙辛同),巳酉醜(巽庚癸同),申子辰(坤壬乙同),其實包含三元在內也。

例如亥,人元也;卯,天元也;未,地元也.沈括夢溪筆談雲:「同類娶妻,隔八生子,此律呂相生之法也。五行先仲而後孟,孟而後季。」例如黃鐘【子】娶同類大呂【醜】為妻,隔八生夷則【申】為子,夷則【申】娶同類南呂【酉】為妻,隔八生姑冼【辰】為子,姑冼【辰】娶同類仲呂【巳】為妻,隔八生黃鐘【子】為子。其法取迴圈相生,不以墓庫水來,長生水去;或帝旺水來,長生水去;長生水來,帝旺水去為嫌。

張師又授餘以歌訣雲:「曾見入首是寅龍,戌水流向午馳驟。曾見亥龍入穴場,丁未水出甲卯竇。曾見子龍辰出申,午龍戌水入寅藪。到穴非生即旺龍,水來之方皆富有,縱使生出誕人丁,縱使衝旺富貴久,既非生水貫天罡,亦非旺神向庫投,人丁富貴發非常,流破庫方貧少壽,歷來仙蹟可登臨,四大水口真欺謬。」

三閤家貴陰賤陽之說,謬論也。 李默齋先生,固三閤家也,然其闢徑集中雲:「有葬辰戌龍而大發者。至於各位分金,戊己為龜甲凶亡,乙癸為陰虛,甲壬為陽孤,俱謂不宜坐向,惟以庚辛丙丁四位分金為吉,凡坐與向,必欲用之,自謂確然不易,的然可據也。然餘向在東莞中,以羅經歷試諸家袓墳,其禍褔吉凶,分金坐向,有不必盡然者,始知術貴變通,理難執著。」

沈竹礽自得齋地理叢說,論城門有云:

或問玉尺經之四大水口,蔣氏已闢其謬矣,頃見吾師斷某氏墓,重言四大水口之妙,豈蔣氏亦有誤歟?

答:蔣氏不誤,予更不誤。今日三閤家所云辰戌醜未四大水口,只要用於五運,即不誤矣。因五運此四字均屬陰,以城門一訣斷之,字字當令,豈非全美?予昨斷之墓,即五運所扦,故云四大水口處處當令,若他運則不合用矣。

又云:今日三閤家所謂申(人元)子(天元)辰(地元),巳(人元)酉(天元)醜(地元),寅(人元)午(天元)戌(地元),亥(人元)卯(天元)未(地元)會局者,實能明城門之理,特未諳城門之用耳。

如子山午向,以巽坤二卦為城門,於是誤以支龍(世以子為支龍,因子屬地支。)必須收申辰之支水,又從而進之脈自子轉申,而墓於辰;水自申止子,而墓於辰。豈知子山午向,一見申辰之水,即犯駁雜,而龍氣不純矣,此予所謂明其理而未諳其用也。能諳其用,必曰,午向以巽坤為城門,丙向以未辰為城門,丁向以申巳為城門矣。

巳酉醜者,酉山卯向以巽艮二卦為城門。

寅午戌者,午山子向以幹艮二卦為城門。

亥卯未者,卯山酉向以乾坤二卦為城門也。

而後人更加入坤壬乙等,更大謬。昔徹瑩(清康熙時,浙江四明山僧人,著直指元真。)專用此水局,浙東所葬各地,莫不敗絕。

沈氏之論,可謂衷於至理而於實用者也。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評青囊序與青囊奧語有云:「序內二十四山分順逆一條,則大旨以木火金水,分屬甲丙庚壬乙丁辛癸起長生,如甲木生於亥,庫於未,乙木生於午,庫於戌之。因以亥卯未,寅午戌,巳酉醜,申子辰為四局,反覆衍之,得四十八局。陽用左旋,陰從右轉,蓋本之說卦陽順陰逆之例,為地學理氣之權輿。明人偽造之吳公教子書,劉秉忠玉尺經,蓋即竊其餘緒,衍為圖局。逮僧徹瑩作直指元真,專以三合水口,隨地可以定向。」若徹瑩者,三合偽術之尤,誠狗彘不屑食其肉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