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吃溜溜屙稠稠”的季節

2021-04-21 09:00:34 字數 864 閱讀 2509

文:華窪村

當滴水成冰的時候,又恰逢一場大雪,屋簷上的積雪,尤其是鍋屋上的積雪,在太陽的照射下,在熱氣騰騰的煙囪周圍,很快化成了水,從高往地處流,流著流著就變成了冰,像竹筍,像烙饃的柱子,像現在的棒棒冰。

早晨起來,就有人拿木棍去投,大人看見了,有的會讚歎:“你看多冷!這溜溜真長!”

也有禁不住好奇,拿起就吃的,家裡的大人便呵斥:“太涼!吃了肚子疼!”往往還加上一句“吃溜溜屙稠稠”。

吃了涼東西會拉肚子,應該是“吃溜溜拉稀稀”,為什麼正話反說?或者這裡的“稠稠”是“臭臭”?農村的方言俚語裡總有些讓人猛一看很有道理,細思卻不得其解的魅力。

農村的雪化的很慢,一場大雪往往會化個十天半月的,有時第一場雪還沒化完,第二場雪又接踵而來。年頭裡下的雪,過了年,開學了,麥地裡還有沒融化的雪和融化後又結成冰塊的冰。

吃了飯,口渴怎麼辦?學校也沒有壓水井,更沒有小賣部,也不時興自己帶水,就是想帶水也沒有杯子,夏天還可以那個啤酒瓶、汽水瓶,裡面放幾粒糖精,用個皮筋慢慢地吸,和誰關係好,就給誰喝一口。但是,冬天不行,渴了只好到麥地裡吃雪和雪水結成的冰。

大人看了,都好奇地問:“這麼冷的天,還吃雪,不冷嗎?”怕冷就不是小孩!那個大人不是從小孩走過來的,小時候誰沒吃過雪?成了大人,似乎就忘本了。

即使外面沒有雪,要想吃點“涼東西”,鍋屋水缸裡就有現成的。有時會凍的很厚,有時周圍是一層一層的冰碴,中間還有個能用勺子舀水的窟窿。但是水缸裡的冰,吃起來要比雪水結成的冰寡味的多,至於雪水結成的冰是個什麼味道,誰也說不清。

河裡也有冰,沒有人會吃,都知道夏天在那裡洗澡,常常會有人就地小便。不能吃的冰卻是玩耍的好場地,滑過去,摔倒,再爬起來。也有一不留神滑到坑的中間,冰被砸的嘎巴嘎巴的響,嚇得屁滾尿流的,掉進冰窟窿的倒不多,幾年都沒有一個。大家太熟悉村前莊後的溝溝壑壑了,哪就那麼容易在小河溝裡翻船?

秋天到了,又到了吃柚子的季節了

一年四季裡面,邦邦俠最喜歡的就是秋天!昨晚回家路上,又聽到了 柚子六塊一個,紅心柚子十五塊兩個 的叫賣聲。相比於熱帶水果的芳香甘甜,邦邦俠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