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委屈叫當皇帝

2021-04-20 22:34:36 字數 1402 閱讀 2551

當皇帝似乎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情,所謂一呼百應就是如此。不過當皇帝也有風險,有時候可能身首異處,或者死無葬身之地。只是因為一本萬利,所以當皇帝的人往往樂此不疲。歷史上除了亡國之君,大都對皇帝這種職業很是羨慕,不過也有很慘的,這個人就是唐朝的順宗皇帝。

順宗叫李誦,是唐德宗李適的兒子,做了25年的太子,因為不受寵,連老婆也是爺爺唐代宗賞賜的。也就是他的夫人王氏其實是他的小奶奶。當然年齡比她小。李誦很可憐,父親即位的當年,他就被立為皇太子,也就是國家儲君,這個職位很尷尬。你做的積極一些,有可能引起老皇上的反感,說你急不可耐,有不臣之心,可能會廢了你;你做的不好,消極怠工,更麻煩,大臣會認為你是劉阿斗那樣的人才,請求皇帝廢了你。那可怎麼辦?碰運氣吧,儘量讓自己心情放輕鬆。

李誦是個有能力的人,在做太子的二十多年中,他親身經歷了藩鎮叛亂的混亂和烽火,也耳聞目睹了朝廷大臣的傾軋與攻訐,在政治上逐漸走上了成熟。史書上對他的評價是:“慈孝寬大,仁而善斷。”他對各種技藝學術很是上心,對於佛教經典也有涉獵,寫得一手好字,尤其擅長隸書。每逢德宗做詩賜予大臣和方鎮節度使時,一定是命太子書寫。尤為令人稱道的是,在建中四年(783)的“涇師之變”隨皇帝出逃避亂時,順宗執劍殿後,在40多天的奉天保衛戰中,面對朱泚叛軍的進逼,他常身先禁旅,乘城拒敵。將士們在他的督促激勵下,無不奮勇殺敵,取得了奉天保衛戰的勝利,確保了出逃的德宗的安全。

可惜命運太差,這個有本事的人在做太子的時候,卻身染重病,而且是不能說的病症,這個時候恰恰是老皇帝感覺自己身體也大不如前的時候。李誦突然中風,失去了言語功能。此時的德宗也已入暮年,對兒子的病情十分掛念,憂形於色,數次親臨探視。還曾派人遍訪名醫為順宗診治,但是效果很不理想。皇太子病重的事,很快傳遍四方。這年底,德宗的身體健康狀況不佳,皇帝和皇太子同時病重,使宮中的政治空氣頓時凝滯起來。由於順宗臥病,貞元二十一年(805)的新春朝會沒有能夠參加,德宗悲傷嘆息,進一步導致了病情的惡化。德宗病重之際,諸王大臣和親戚都到其病榻前奉侍湯藥,惟獨順宗因為臥病在床難以前來陪侍,對皇太子思念不已的德宗,一直涕咽不止,久久不能平靜。

德宗不久駕崩,遺詔李誦即位,就是唐順宗。這是一個短命的皇帝,在位僅八個月,為宦官俱文珍所迫退位,傳位給太子李純,自稱太上皇,死時僅46歲。死的前一天,憲宗對外宣佈順宗病重,一天後就駕崩了,這使人覺得順宗的死像演戲一樣。有人提出透過一些筆記和詩文看本質,順宗是被憲宗和宦官們害死的。

不過就是這樣一個短命的皇帝,雖然在位僅僅是186天,卻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那就是他領導了著名的永貞革新,重用了一大批德才兼備的文人。這些人維護統一,主張加強**集權,反對藩鎮割據,反對宦官專權,並積極推行革新,採取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史稱“永貞革新”。

總而言之,這位i可憐的大唐皇帝,無論是接受了祖父代宗皇帝的才人成為自己的妃子,還是把自己的親生兒子送給父親作兒子;無論是身為皇太子時的深藏不露,還是登基後的革除時弊;無論是面對父皇對弟弟舒王李誼的偏心,還是兒子對自己的進逼;無論是宦官強求他選立儲君,還是逼他退位;無論是位居九五,還是成為太上皇,他都是隨遇而安,不行又能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