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黃連軺赤小豆湯臨床體會

2021-04-18 00:32:51 字數 2714 閱讀 4641

麻黃連軺赤小豆湯臨床體會

本湯出自《傷寒論》262條:“傷寒瘀熱在裡,身必黃,麻黃連軺赤小豆湯主之。”組成:麻黃二兩(去節),連軺二兩(即連翹根),杏仁四十個(去皮尖),赤小豆一升,大棗十二枚(擘),生梓白皮(切)一升,生薑二兩(切),甘草二兩(炙)。上八味,以潦水一斗,先煮麻黃,再沸,去上沫;內諸藥,煮取三升,去滓,分溫三服,半日服盡。

一、面部**瘙癢

麻黃連軺赤小豆湯主症是頭痛寒熱,無汗,身黃。關於原文說的病症,我在臨床上還真沒遇到過,因此也沒有用過麻黃連軺赤小豆湯。但是我記得老師說過,**病只要脈浮、有熱象的就可以用這個方子加減**,效果很好。半個月前,我確實遇到了這樣一個病例,而且見證了麻黃連軺赤小豆湯的確切療效。

一天下午,來了位二十多歲的女病人。她說她的**一向都很好,可就是這臉一到春天的這個時候就發癢,起紅色的小疹子,面部也有些輕度的浮腫,感覺臉上的**緊緊的。往年都是吃藥沒什麼效果,忍一忍,一週左右也就自己好了。可是這次十幾天了沒有好的徵兆,反而越來越嚴重了,還起了幾個小癤子。於是就來試試中藥。我看了她的面部**,又給她診了脈,發現是浮數,舌苔薄黃。我覺得這很像麻黃連翹赤小豆湯證。於是就給她開了六付藥,我記得是麻黃、連翹、杏仁、赤小豆、桑白皮、生甘草、大棗、生薑、加了一些金銀花、蟬衣、防己等。一週後,她來複診,說吃了一付藥就有效果了,三付藥吃完,瘙癢、浮腫以及面部**的那種發緊的感覺就全部消失了。她又把後面的三付吃完,但是又起了幾個癤子,而且原來起的那三個癤子也化膿了。因為她過幾天回內地,所以要求繼續**,直到痊癒。我考慮了一下,覺得起癤子的原因一個可能是藥性偏熱,助長了熱邪;一個可能就是熱邪外洩,這也正是邪有出路,中醫治病的最大的特點就是要讓邪有出路。根據她現在的情況,我又給她開了六付中藥,是五味消毒飲加減的。大前天,她又來到我到這裡,很高興說她的病完全好了,是臨走的時候來說聲謝謝的。我也看到她的面部已經變得很白膩和光亮,癤子也全部消失了,當然我的心裡也是很高興的。

這個病例,我當時是猶豫了一會兒。我原本想用消風散的,可是又覺得很像麻黃連軺赤小豆湯證,最後還是決定用了麻黃連軺赤小豆湯,而且也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也再次體會到了經方用之得當,其效如浮鼓。

二、蕁麻疹

1976年,唐山**前夕,(當然我們那個時候,並不知道7月份要發生**了),大概4月份吧,我和劉渡舟老師帶著我們74級、75級的同學到唐山地區撫寧縣開門辦學。期間,有一個同學得了蕁(qián)麻疹,癢得一夜一夜睡不著覺。開始找我看,我就用一般的涼血的、燥溼的、袪風的、止癢的。吃了三天藥,這小夥子還是一夜一夜睡不著覺,到了晚上就癢。因為我和劉老師住一個房間,然後這個小夥子又去找我了,說老師,吃了您三付藥了,還是不好。

我說讓劉老師給看看。讓劉老師給他摸脈之後問我說,你說這是什麼脈象呀?

我說,這小夥子瘦,這個脈輕輕地一摸就摸到了。

他說,什麼輕輕地一摸就摸到了,你說它是不是浮脈?

我說,老師,他沒得感冒,能說他是浮脈嗎?脈輕輕地一摸就摸到了。

他說,沒有得感冒就沒有浮脈了?這個小夥子什麼地方癢呀?

我說,**癢呀。

他說,**是表還是裡呀。

我說,**當然是表啊,不是裡啊。

他說,既然**癢是表,脈又輕取即得,當然是表證呀。

我說,老師這是表證呀?

他說,是呀。

我說,那怎麼辦呀?表證就該發汗啊。

他說,是啊。

我說,那用什麼方子呀?

他說,用麻黃連翹赤小豆湯。

麻黃連翹赤小豆湯是《傷寒論》的方子,主治溼熱在表。好,開了麻黃連軺赤小豆湯以後。老師對那個學生說,你白天不用吃的,每天晚上臨睡覺之前,吃上之後多喝一點熱水,蓋上被子發汗,連發三天汗。後來果然痊癒。

三、小兒腎炎浮腫

唐山**以後,我們回到了北京。有一天,在****工作的一個畢業生給我打**說,我們兒科住著一個小兒腎炎的病人,這個化驗的尿的指標總是不能改善,時間也比較長。我們用西醫的手段,似乎看不到很快見效的希望,能不能找中醫來看看。我就陪著劉老去了。

孩子呢,頭面水腫,尿的化驗很糟糕。老師摸脈,摸完了,我也摸。老師問我什麼脈,我說,他是浮脈。

我說,老師,浮脈怎麼辦?

老師說,浮脈發汗呀。

我說,他沒有感冒呀。

老師說,你看看小孩,頭面腫,脈輕取既得,頭面不是表嗎,上半身腫者發其汗嘛,浮又腫。

我說,老師用什麼方子?

老師說,麻黃連軺赤小豆湯啊。

我說,發幾天汗?

老師說,時間髮長點,發七天汗。

後來,****的大夫給我打**說,發了這七天汗後,這個孩子頭面水腫逐漸逐漸消了,那麼化驗呢,也逐漸逐漸改善了。

四、黃疸

我曾經跟著劉老治過一個黃疸病人。此人經西醫**幾個月,黃疸不能退。

這個病人是陽黃,急性黃疸性肝炎,又是大夏天,敞著胸,那個黃的顏色,鮮黃如橘子色。你只要看上一次,就會終生不忘。對這樣一個傳染病,我有點膽怯。

劉老師說,你摸摸脈。我大著膽子摸摸脈。摸完脈了,回到醫生辦公室,

老師說,脈怎麼樣啊。

我說,這脈有點浮。

那脈浮怎麼辦呀?

我說,他現在是黃疸性肝炎,溼熱在裡,沒有表證。

你說,他身上癢不癢呀。

我說,他身上癢。

他說,身癢、脈浮,這就是表證。

我想,他是黃疸性肝炎。可老師就把這種身上癢、脈浮當作了表證來看待。我說,老師怎麼**?他說,你會**啊。我說我會了,用麻黃連翹赤小豆湯。老師說,啊,這才學會。所以,我學會用麻黃連軺赤小豆湯,經歷了四個案例才明白。老師經常說,你的悟性夠差的。

這個人用這張方子發了7天汗,黃疸指數一天比一天低,最終**。

所以,脈浮主表在臨床上具有普遍的指導意義,我們不要認為只是感冒才叫表。**病、身上瘙癢,甚至包括一些牛皮癬,只要脈浮,都可以用解表的方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