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遙國際攝影大展《消逝中的上海弄堂》第一章

2021-04-17 19:33:18 字數 1289 閱讀 5893

第一章  序

秦俊先生耗費4年時間,潛心走訪與拍攝這一處處“藏身”於現代化大都市裡歷經歲月滌盪的景觀。上百個單元組成的石庫門一排排緊密地聯體而立,組成一個龐大的房屋群體。石庫門建築的間隙,形成了一條條狹窄陰暗的通道,這種通道就是已建成160餘年的上海“弄堂”。這種夾雜著小布林喬亞的優雅、陰柔、實惠、世俗的小市民生活文化講究情調,曾經是對計劃經濟時代高度意識形態化、革命化、粗鄙化最具消解性的力量。

透過秦俊的視角,你會領略到上海弄堂自成一派的建築魅力。20世紀初,旅居上海的日本作家村鬆梢風第一次提出“魔都”的概念,用其來定義“上海”這座城市,以區別於其北面1200公里開外的“帝都”北京。上海人的建築理念如同其生活方式,注重研究實用性、可行性及可操作性,並善於“在螺絲殼裡做道場”。從來不拘於傳統的形式,一切均以“實用”為最高的原則,在“小巧玲瓏”中透露著精明。相較而言,北京的衚衕則是整齊劃一,實質上是許許多多、大大小小、一個緊挨一個地排列起來的四合院之間的通道。

跟隨秦俊的腳步,你能夠身臨其境地感知上海弄堂原汁原味的百姓生活。踩上“咚咚咚”的木樓梯,一個個懸掛整齊的鋁鍋充斥著過道,透過鄰居虛掩的房門,書桌上擺放的雙喇叭錄音機映入眼簾,還有壓著玻璃板的八仙桌,彷彿遠去的弄堂生活又重新浮現。孩子們你追我趕地在弄堂中間嬉笑打鬧,那一間間不起眼的菸紙店究竟記載著多少關於光陰的故事呢?慢一點兒,再慢一點兒。

秦俊的影像充滿溫度,他勇於嘗試從複雜的景緻裡提煉純粹的感受。優秀的街頭攝影習慣將所拍攝的場景與畫面以外廣闊而充滿活力的世界聯絡在一起,從秦俊所拍攝的**中,拍攝物件進行了有效的自我表現。弄堂裡的人們讓攝影師走進他們的生活,向鏡頭展示出他們是誰、他們做的事情、他們生活的居所以及他們的情感。

和很多攝影師不同的是,秦俊對影象的把握張弛有度,諸多看似雜亂的瞬間,細細品來並非肆意隨拍,均是有選擇地從拍攝物件當中抽離而出,豐富又不失精妙。攝影語言的精到運用,讓他的記錄顯得更為誠懇。

就中國攝影而言,本土攝影師總被解讀為尚不具備足夠的視野來讀懂城市,依賴於城市經驗的攝影想象也遠未得到充分發展。這些年,以上海為代表的大都市正日漸龐大,城市中各種力量正不斷交織在一起,如何用攝影進行創作與表達,將是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的重要課題。

老弄堂的消失難免會顯得有些悲愴,好在影像讓我們能夠長久地審視歷史與當下。在此,感謝秦俊先生所付諸的辛苦和努力得以為我們呈現這些值得珍視與回味的作品。

唐山路一一三弄(201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