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我好想你

2021-04-15 03:23:49 字數 2308 閱讀 1597

開了燈眼前的模樣,偌大的房寂寞的床,關了燈全都一個樣,心裡的傷無法分享,生命隨年月流去,隨白髮老去,隨著你離去快樂渺無音訊,隨往事淡去,隨夢境睡去,隨麻痺的心逐漸遠去,我好想你好想你,卻不露痕跡,我還踮著腳思念,我還任記憶盤旋,我還閉著眼流淚,我還裝作無所謂,我好想你好想你,卻欺騙自己,我好想你,好想你,就當作祕密,我好想你,好想你,就深藏在心收起……

淺秋,微涼,一絲的落寞讓秋的溫婉帶了一抹淡淡的憂傷。這本是個收穫的季節,滿眼卻是說不出的惆悵。靜靜的聽著蘇打綠深情的唱著《我好想你》,心,有種說不出的疼痛劃過,從春到夏,在種滿希望的城牆旁,在古樸浪漫的廊橋上,在詩意盎然的煙雨樓上,在盛滿紅酒的玻璃時光,快樂,悲傷,幸福,彷徨,交織出一闕闕幽婉的詩行,讓四季芬芳,讓歲月迷茫,有時快樂需偽裝,幸福是逞強,而人生卻必須學會堅強!

屋子裡流淌著沉悶的空氣,回憶已變得沉寂,疼痛,竟不能讓人聆聽那一首憂鬱的夜曲,孤獨守望的電腦安靜地書寫著春去秋來的詩句,庭前的雨落成一幅畫,讓陽光燦爛的日子漸漸清淅。而遺忘是那麼艱難,即便思念和痛苦交織在一起,仍不相信那是夢裡,一次刻骨銘心的記憶......

夜寂靜而暗淡,一束微弱的燈光射在窗前,擦亮迷茫的雙眼,若閃爍的星辰蠱惑著思念,幸福,回眸,片段,象膠片回放著從前,時光倒轉,記憶睜開了眼,瞳孔被零落一地的詩箋刺痛,那份纏綿將燈光下的思念捻成碎片,驀然發現,失去的昨天卻是我們想要的明天,而時光已不可能翻轉,就連遇見也成了夢裡最奢侈的浪漫。

夜色,朦朧,看不清遠山的風景,酒精,微濃,醉了心中的那一縷柔情,清秋的淺涼,有一種說不出的淒涼和疼痛,沒有誰能懂,生活是夢還是憧憬?而綠茶卻時刻清醒著人生,總能把寂寞寫成月色,思念吟成秋風,歲月,卻在不知不覺中,蜿蜒成一條小路,通往充滿希望的黎明……

人生,不是想象的美麗,也不是如想好的結果,很多時候是艱辛和無奈,但還是要繼續往前走,因為你要相信,也許,未來會很美好,我們總是懷著這種信念,走了一程又一程,相信,總有一天會看到美麗的風景。

床前的綠蘿花靜靜地綻放成一道風景,一直喜歡綠蘿花,是因為它有著平凡而堅強的生命,即使沒有陽光的溫暖照耀,它仍可以頑強的活出生命的顏色,青春、茂盛,只要有一滴水,它便會發出嫩葉,長出希望的藤枝,將養育它的土壤芬芳成一盆風景,即使沒有襲人的香氣,仍能給人以希望的憧憬,生命,在此輝煌成一盆綠色的人生,盛開在四季的寂寞中……

思念有時彷彿是另一種彷徨,它是心底永遠無法訴說的迷茫,我們都不肯放下最後的偽裝,卻也不忍把彼此割傷,面對孤獨的柔腸,思念也曾瀰漫了那些醉美的華章,就象暗夜裡的光芒,將雙眸刺痛,思念卻還在痴情中守望,在冰冷的絕望,在回憶中流淌……

人生,很多時候,說不清,誰醉了誰的纏綿?誰撥動誰的心絃?誰寫下誰的眷戀?誰披上誰的薄衫?誰點亮誰的燈盞?誰心疼誰的孤單?誰誰的悲歡?誰又一往情深,把誰的思念溫暖?

滾燙雙眸裡的一輪,淺淺的藏著f無法表白的純真,屋簷下的淚痕被午後的陽光親吻,一個溫暖的擁抱就將所有的苦澀化成甘醇,玻璃窗外是滾滾紅塵,思念婉如/夜色下的那抹紅脣,在酒醉的探戈裡唱著周杰倫的可愛女人,每一個音符的旋轉,都婉轉成一朵寫滿思念的流雲……

睜開雙眼,青色的天繾倦,昨夜的傷感依然殘存在指尖,輕觸鍵盤,流淌而出的是一抹淡淡的天青色的雲煙。鳥兒依然不解風情的唱著晨曲,幾聲雞鳴啼破了已泛白的窗簾,忽然發現,記憶也變的蒼白而淡然。無力的思緒經不起時間的安排,等朝陽來分解惆悵的眷戀,雨過晴天,時間荏苒,我站在風中聆聽心事如嫣。

時針,在寂寞的夜下撥動著心絃,時間,在無眠的夢裡不停的旋轉,玫瑰色的心情在腕上柔軟纏綿,將回憶的眷戀停泊在夢的邊緣。時間定格在牽手的昨天,回眸一眼,在安靜的黑暗裡聽風的無言。你給的時間曾穿越過蔚藍的天和純淨的夜晚,雖然很短卻美麗了曾經的笑顏,時光走遠,時間有時只是行走的愛的詩篇。

紅酒,朦朧了迷離的目光,夜色,恍惚著一絲希望,電視裡變幻著色彩和音像,而思想麻木的沒有一點想象……等待,冰冷了秋風的淺涼,幻想,溫暖著那些失去的時光,我在夜裡靜數每一個醒來的惆悵,卻握不住你用愛寫下的纏綿與憂傷,內心,滾燙,象燃燒的一雙翅膀,飛不起的彷徨把你我隔成兩個陌生的世界裡飛翔。

靜思,懷想,聆聽一片樹葉的憂傷,發黃的回憶,枯萎的夢想,飄落在那條走不完的雨巷,揮不去的惆悵伴隨那一抹淡淡的憂傷,掠過四季的華章,駐足在心底,深深的將思念埋藏。回眸,不忍苛責時光太快歲月漫長,即使不捨樹的肩膀,也要獨自飛翔,生命總是如此迷茫,有寂寞,有芬芳,而最深刻的卻是心的流浪。

初秋,雨後,相約的明眸,伴著**的節奏,霓虹閃爍的紅酒,**著每一次溫柔。耳語,輕悠,十指相扣,訴不盡的相思,溫暖著潮溼的視窗,雨點零落的夜色漸瘦,時光在你的背後,雕刻了一片成熟,眉宇間的挽留,征服了雨落的淺秋,暗香浮動的夜晚,一抹離愁,湧上心頭,醉了溫柔,醉了淺涼如夢的清秋……

深夜,清冷,煎熬的心崩潰了迷離的醉眼,酒的紅顏氾濫了絕世的孤單,一縷深情讓指尖停留在那個熟悉的號碼前,一抹惆悵,卻顛覆了所有的勇敢。

這一刻,我好想你,卻不露痕跡,我還踮著腳思念,我還任記憶盤旋,我還閉著眼流淚,我還裝作無所謂,卻欺騙自己,就當作祕密,就深藏在心收起……

二美 在那一刻,我們都是哲學家

讀中學時,我接觸哲學,是看了周國平的書。不過現在也忘記了他說的哲學是啥,就記住了他結婚3次 哲學 藝術這些詞,一聽就很高冷,很 無用 。要是...